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你以为你现在装可怜,这一切都会过去么?一句话,离婚。”陆淮南对于我又一次的提出了离婚的想法,我惊讶的看向了陆淮南。 左面的一间牢房突然传出凄厉的狂笑声,笑声如同深山猿啼,恶鬼尖嚎,听得人毛骨悚然,异常恐怖。

2020-5-20
“出去吧。”陆淮南阴沉着脸对医生说道医生看了看我犹豫了一秒随后点了点头转过身离开了病房。
“你有什么好哭的?你不会觉得委屈吧?”陆淮南的声音冷冷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抬起头看向陆淮南。
我的眼睛哭的都有些红肿了不只是眼睛甚至是鼻子也已经变得通红我委屈的看着陆淮南心里痛的不行我甚至在想我的孩子要是出生会不会长的很像他他冷冷的看着我根本理解不了我现在的心情。
“我……”我是害怕陆淮南的一看到他我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支支吾吾了一会可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徐茵因为你失去了孩子现在神经又处于紧绷状态你不觉得内疚么?”陆淮南心里永久只有徐茵。
“她的孩子不是因为我我告诉你了是她故意的。可是我的孩子她是故意的淮南你要相信我。”我的声音很小颤抖着的声音都能听出来的恐惧可是这样的恐惧在陆淮南听着就像是在心虚。
“你还真把我当成傻子了是么?你让我说什么好?不管是当时的事情还是方才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你又何必呢?”
陆淮南看着我的眼神是冰冷的语气里没有任何一分的怜惜。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现在不管自我说什么陆淮南都不会相信自我的索性我就不说话了了。

阴暗寂静的走廊中回响着单调的脚步声两旁是钢铁栅栏的牢房传出一阵阵难闻的腐臭。卡丽亚径直向长廊尽头的魔族看守官走去我的目光扫过一间间牢房里面的犯人个个血迹斑斑要么目光呆滞地望着我要么蜷缩在角落中不停地颤抖着。在这里你根本分不清他们究竟是什么种族因为每一个都被折磨得象一只野兽血肉模糊的野兽。

我不由握紧了双拳手心满是汗水。

离我的计划越来越近了等到卡丽亚拿到药物混入茶水中让卡凯服下便是我斩下卡凯头颅为师妹报仇的时刻!

卡丽亚手中握着一个纸包快步走来我心中一喜知道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渔霸头户外用品 http://yu-batou.com/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