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大块的整石砌成的通道上,撒满了散发着樟木气味的树叶,它们显然是沿着一座小丘陵修建的。风行云皱了皱鼻子。在那股好闻的树叶气味下面,隐藏着一丝令人不快的臭味。它像翻开来的松软沃土,还有点像腐败的落叶气味 他们不想往回走了。向瓦牙伸手去拉黄桦树下的门,想打听一下到底怎么了。门开的时候,那男孩扑在门上朝外摔到了地上,仿佛他一直就站在门后等待着他们。他就要死了,头有一半被压碎,脖子折断,锁骨从肿大的扭曲了

2020-5-21

风行云用探询的眼神看了看向瓦牙向瓦牙明白无误地点了点头。“花。”他说。他对周围的东西还是视而不见。

他们离开了溪水踏上那个被阴影笼罩的撒满落叶的门廊脚上沾着的蓝溪水发着暗淡的鬼火般的光泽。有三两点萤火虫一样的光好奇地在后面跟着他们。

石砌的通道又陡又长。那些石阶久没有人踏过上面长满了常春藤与爬山虎路旁有一列倒塌的石像它们那没有眼珠的眼睛似乎在哭泣它们的脸颊与额头上垂下丛丛杂草好像是道道绿色疤痕。

水声在他们背后变小了。风行云一边往上走一边默默地数着台阶。他们被寂静压得喘不过气来。道路两旁的灌木中时不时地露出一两尊残破的武士雕像来它们手里挥动着形形色色的刀与长矛却如同保守着一个共同的秘密一样沉默不语。在第一百零五层的时候他们高过了那些树梢看见了自上而来的光亮然而浓雾还是笼罩在他们的前后。


他们犹犹豫豫地踏入村中一路上没有看到一个人也没有看到一只牲畜甚至没有听到一声狗叫续而他们看到了满地杂乱的蹄印断续的血滴。扭打的痕迹与血迹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将他们一路带向不愿意面对不愿意承认的真相。

发生什么了?他们如此地害怕甚至不敢向对方问出这句话。

离他们住的树屋越近他们就越害怕。后来他们终于被压垮了不敢再往家走。此刻他们站在紧挨着的三棵黄桦树下布满黑色树皮瘤的枝干枝枝桠桠地缠绕着生长在一起。树屋就挤在歪扭的树缝里门紧闭着。

他们知道那个隔壁的大男孩云二柱就住在那。那一天他射箭杀了那个蛮族男孩。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